FFF

求文!

#酒茨#求文!
各位!有谁记得一位太太写的 关于蛀牙的故事
茨木不肯拔牙 后来被酒吞伤了心去找惠比寿拔牙 然后老爷爷不肯给茨木糖之类的!超萌的!乐乎上找不到了有记得的吗 超好看的! ​

求助大家!之前看过一个文 讲的大概退治时期 茨木代替酒吞出战 结果伤重身亡 酒吞超渣开始不理后来后悔那种 在战场上操小天使尸体 还压小天使腿腿让后面收紧那种 有点BT但是超好看 有人知道这个吗?!拜托了!

太可爱了叭

✌:

avg3劇透!(剛剛忘記打

會再長出來不要擔心✿

也不知道紫幾到底是在幹麻

就想要吃甜的刀

假如不是yys里所有的茨木都跟酒吞在一起了1

#先试水
#严重欧欧西
#第一篇酒茨
#文笔渣
#西皮洁癖慎入
我是一个非洲阿妈,为了茨木小天使入的坑,我刚来寮里的时候还是个苦逼单身狗,到了现在也是苦逼单身狗,微笑。
但是!我不能让我的崽子们单着!那样是极其不人道的!这是作为一个非酋基本的尊严!其实在最开始,我就抽到了酒吞小白狐崽,那时候我还是个萌新,单纯到以为自己是一个欧洲阿妈。然后我拼命乞讨,蹭车,花式抽符,就为了寮里的几个小宝贝有自己的归宿,让我这个万年单身狗(雾)吃吃狗粮,看看同人。可怜的是到了现在,那依旧是我的幻想,酒吞从一个狂放不羁霸气侧漏的少年(……干嘛,我又不是吞吹)变成了一个双目无神行色颓靡的空巢皮肤老吞。
每次都在老子跟别家茨木组队的时候,强行跳出挤走夜叉,恨不得对着人家冒心心。等等!吞!你的人设呢!你的尊严呢!你的傲娇呢!你难道不爱阿妈了吗!说好一起单身,你却偷偷焗了油……吞崽回头对着我的尔康手呸呸呸了几下,老子的血条没了一半,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谁让你是寮里唯一的ssr呢,摊手。
抽符无望,毕竟在你抽符的时候旁边站在一个白毛举着酒葫芦随时准备对你呸呸呸,放你身上你也抽不出。
乞讨无望,因为老子连一根茨木腿毛都没有,微笑。
所以,只能在组队的时候阿妈才敢把你放出来让你痴……汉……啊好好好,我错了,是我痴汉是我痴汉,快把你那酒葫芦放下,寮本来就破,都快让你拆没了!
唔……的确,还有在结界里的时候,想到这个我就气(抬头看一眼酒吞出去带崽儿了,松了一口气)基友寄养在我这的茨木,人家还是一个三勾的娃娃,连挚友都叫不出来那种,我家白毛老吞痴痴的跟着茨木木屁股后,给人家崽子吓得哇哇大哭,一边喊着阿爸救吾一边吹出了一个鼻涕泡泡。当真我见犹怜谁见谁心疼。你问我后来?哼,基友再也没把他的宝贝茨木放在我这儿一分钟。
鉴于以上发生的种种,再不抽出茨木的话我的生命安全将受到威胁,据说有这种产粮玄学,所以拼死拼活也要试一试。
“喂,臭丫头”
“……”想都不要想,除了酒吞还能有谁这叫我。
脸色不对。我立马狗腿地迎上去,“咋啦,儿子!”酒吞皱了皱眉头,转过身并没有理我。径直走到樱花树下喝起了酒。咦?崽子咋啦,有心事?虽说平时崽子对我超凶,但该干的活儿可没少干,看他今天的样子作为阿妈当然十分心疼,虽然他从来没叫过我,摊手。
这是咋了呢,酒吞,吞崽,乖儿子,宝宝?好嘛……一个眼神都没给我。
只是看见他从腰间拿下一个铃铛晃了晃(我从外面捡回来的,不知道哪个野茨掉下来的),撇了出去,“诶呦”一下砸到了跟孟婆尬舞的山兔头上。


假如不是yys所有的茨木都跟酒吞在一起了

站tag致歉,有人想看这种文吗,就是非洲阿妈突然给单身老茨抽中了酒吞,酒吞信心满满地来了之后发现茨木并不是他所想的痴汉自己,其实谁撩得好跟谁跑(雾)那种,吞崽感到人生无望,没有了吞吹本大爷怎么活下去?!大概短甜轻松向,太无聊了想为酒茨奉献一点爱。_(´ཀ`」 ∠)_

段子 与正文无关

贺天x红毛

阳光透过落地窗透进来,靠窗的大床上混乱不堪一团被子裹在中间,枕头床单胡乱掉在地上,埋在被子中间红毛皱着一张小脸,脸蛋上是暧昧的潮红,明晃晃的光正好打在了红毛恢复过原本肤色脸上,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红毛不舒服的动了动,循着本能往被子里拱,就拱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皮肤接触的一瞬间红毛就清醒了几分,把拉着往外窜,拦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立马收紧了“你去哪儿…”红毛努力回过头就看见贺天眯着睡眼朦胧的眼睛不满的嘟囔着“我…我回去了。”伴随着清醒红毛想起了昨晚上的疯狂,小脸刷下就红了转过去不敢看他。贺天哼唧着把脸埋在红毛的后脖颈,一下一下的舔吻着白皙的皮肤“不准走。”收了收手臂,顺便把长腿骑在红毛的身上胯间一个硬热的东西抵着他的腿根,“你…”感受到怀中人的僵硬,贺天满意的磨了磨,大手也不老实的摸着红毛细滑的皮肤,红毛浑身酸痛被折腾了一晚上的身体敏感的不行,脸红的像是能滴下血来,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碍于昨天的事不敢发作,嘶哑着嗓子叫他“你…你他妈的别弄了,别…”“弄什么?不弄哪儿?”“这儿?还是这儿?”说罢贺天上下其手又摸又咬“喂!”红毛羞恼的不行回头瞪他,秀气的眉毛全皱在了一起。贺天顺势将他翻过来压在身下,眯缝着一双桃花眼狠狠盯着红毛水灵灵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的红毛一个哆嗦,低头亲着红毛红肿的嘴唇,用手指轻轻抚过那些吻痕,一个挺身进入了他,红毛闷哼一声“毛毛,以后你再敢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我就做到你失禁~”“唔…贺…贺天…你…混蛋…”



其实这是我原来写的老婆孩子热炕头里的詹及雨和周宗贤 因为没脑洞 凑活看吧 毕竟我懒